隔壁的小围观群众

【四创】花式秀恩爱1

天晴_sunsun:

前几天突然开的脑洞,想写成一个系列,大概就是看他俩如何闪瞎众人的狗眼,独立成章,特别有病,走过路过都来看啊,不甜不要钱。




花式秀恩爱1   闪瞎了十杰的狗眼


 


 


“诶诶诶,我都说了我真的不擅长这个啦……你们商量不就好啦。”


 


“幸平创真!身为十杰第一席,你有没有点责任意识!”


 


“可去了我也只能听着完全插不上话呀……”


 


“那!也!不!行!”电话那头的绘里奈气势汹汹,“现在!立刻!马上!去开机上视频。”


 


“成成成,”幸平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这就去。”


 


然后幸平冲着厨房里的四宫喊道:“四宫师父,十杰要开视频会议,讨论开学典礼的布置什么的,让我现在就过去,没法和师父一起做午饭啦。”


 


厨房里四宫皱皱眉头,挥挥手说:“没事儿,你快去。”


 


“唉,”幸平遗憾地叹了口气,说,“好不容易师父陪我一天呢,本来想翘掉这个会的。”


 


四宫够了勾嘴角,说:“上点儿心,怎么说也是现任第一席,这么重要的事儿,还是去开会比较好。”


 


接着换了一种幸平即使没看见都能想象出来的自傲中带着点得意的口吻说:“当年我做一席的时候,可是把学校治理地井井有条呢。”


 


“那单纯是师父的强迫症吧……”


 


“说什么呢?臭小鬼!”


 


“没什么没什么,我去开会啦。”


 


四宫听着幸平的声音渐渐远去,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好烦啊还有什么完全不擅长啊之类的话。


 


他叹了口气,虽说表面上不在意,但好不容易能抽出空来陪陪远渡重洋跑来过暑假的小恋人,恋人却要开会,换谁都会很烦躁吧。他不再多想,继续把关注点挪回眼前幸平点名要吃的菜上来。


 


……


 


“我来啦,你们讨论到哪里了?”


 


那边幸平不大情愿地打开了电脑。


 


“创真君——”


 


“幸平你居然才来——”


 


“太不负责了——”


 


“呵呵。”


 


“……”


 


一时间各路声音传来,震得幸平有点晕。


 


“等等等等你们慢点说……”


 


“咦,看你身后,幸平你不在家?”


 


“而且阳光那么好,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欧洲!”


 


“在欧洲居然不来找我玩,我和凉都在呢!”


 


……


 


幸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很明显楼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了。


 


“……我在四宫师父家啦,你们不要想太多……”


 


“……什么?!”


 


“四宫?四宫小次郎?”


 


“对呀,在法国,现在这边中午十一点多,本来说好要和师父一起做饭的。”


 


“……好了好了我们言归正传,”绘里奈拉回了话题,“新生代表有人选了吗?”


 


“嗯,这一届有两个都表现的很出色,一个是……”小惠接过了话题。


 


唉,好无聊啊,幸平想,不讨论料理讨论这些有什么用?他盯着屏幕,心思却移到厨房的师父身上了。


 


……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好。”


 


“唔……幸平君觉得哪一个好?”


 


“啊…啊!”猛然被叫的幸平回过神来,“就选……成绩好的那个呗。”


 


“你有没有认真听呀幸平,成绩稍微好一点点的那个人挺卑鄙,人缘超级差!”塔克米鄙视道。


 


“……那就选另一个呗。”


 


“可那个人特别内向,也不知道敢不敢上台发言……”小惠腼腆地说。


 


“啊啊啊那到底选哪个呀!”幸平揉着头发,有些抓狂。


 


“所以才问你呀!”


 


“……”


 


 


四宫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幸平揉着头发,把本来就乱糟糟的一团揉得更乱,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没精打采地盯着画面。


 


他走过去,忍不住把幸平的头发理顺,幸平回过头来,冲四宫一笑。


 


正午的阳光洒在幸平的脸上,暖融融的。真的很适合接吻,四宫想,如果不是——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幸平你那边的人是谁?”


 


“是四宫前辈吗?”


 


摄像头视角的缘故,那边的人只能看见坐着的幸平和四宫的衣服,看不到四宫的脸。


 


幸平没理他们。


 


“师父,菜做好了是吗?”


 


“还没,不过快了。你大概还需要多久?”


 


幸平又忍不住去挠头发了,他烦躁地叹了口气,说:“还得一段时间吧,正在讨论新生代表,好烦人。”


 


“新生代表有什么好讨论的,”四宫扬了扬眉,坐到了幸平身边,说:“让初中部成绩第一的上,有什么问题?”


 


“是呀我也这么想的,”幸平耸耸肩,顺势靠到了四宫身上,“但他们说年级第一人品性格什么的有问题,不想让他上。”


 


“那是问题?”四宫撇了撇嘴,“远月就是实力为尊的学校,你的菜品做得好,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好好好,”幸平如释重负地点点头,直起身对那边的人说,“就那个成绩好点的吧,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


 


“……”


 


“……”


 


众人都觉得被闪瞎了眼,虽然摄像头视角有限,但幸平头上的手以及刚刚幸平倾斜的姿势很难不让人想些什么呀。


 


可碍于四宫就在旁边,这群人还是没好意思问。


 


“那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绘里奈最终说,“幸平你拿笔记一下,舞台布置……”


 


幸平随手拿了一张纸。


 


“……那是我的菜谱草稿……”


 


“哦哦师父对不起没注意……”


 


又拿了一个本。


 


“那是我的采购笔记……”


 


“诶诶师父不要在意借我一页好不好?”


 


“……随你吧。”


 


可能是由于四宫就在旁边听着的问题,大家不再闲聊,话题终于走上了正轨,可喜可贺。


 


……


 


四宫看了看表,站起身来,对幸平说:“菜要好了,我拿到书房来?”


 


“可以吗?”奋笔疾书的幸平稍稍抬起头。


 


“你的话,无所谓。”走到门口的四宫回身说。


 


“好呀好呀,谢谢四宫师父!”


 


电脑另一端的人看到四宫离开了书房终于炸了。


 


“幸平你老实交代,你和四宫前辈什么关系?”


 


“天呐你们怎么相处的那么好的!”


 


“你假期去他家干什么?”


 


“……”


 


“啊,我很想来所以就来了呀,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叫你很想来?”


 


“我就是给四宫师父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很想吃他做的菜,他就让我过来了呀。”


 


…..麻麻这是我认识的四宫吗?


 


“好啦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吧,主持就让……”


 


难得幸平主动拉回了话题,要是让四宫师父听到他们开会时在随便瞎聊肯定会被骂的。


 


气氛回归和谐,大家积极讨论,幸平奋笔疾书地做记录。


 


 


一双筷子乱入了摄像头的范围,薄薄一层紫菜包裹着热气腾腾的米饭和闪着光的肉。


 


突然间大家就静了几秒。


 


正在记录的幸平茫然抬起头来。


 


“四宫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注意到!”


 


四宫没说话,眼神看向筷子,示意幸平吃饭。


 


幸平犹犹豫豫地看了眼屏幕,觉得不太好,但又觉得,四宫师父基本很少和他在人前亲昵,就这么放弃这次机会的话,很是可惜。


 


他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四宫找到机会把一口饭喂了下去。


 


“唔唔——”


 


紫菜清脆,米饭柔嫩,一口咬下去配上肉汁的鲜美,让人欲罢不能。


 


“你写你的。”


 


四宫在幸平亮着眼睛想对他说什么时轻声开口。(心中默默加了一句,“我喂我的”)


 


于是幸平也就没再说话,低头继续记录,记了几个字才抬头疑惑地问:“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


 


“咳咳我们刚才讨论到哪里了?”


 


“开学典礼的展板——”


 


“咔嚓——”紫菜被咬碎的清脆声音传来。


 


四宫又给幸平夹了一口饭。


 


“我们就用——”


 


“咔嚓——”


 


又一口。


 


“去年的旧展板——”


 


“咔嚓——”


 


“怎么样?”


 


“嗯?”幸平嚼着满嘴的饭抬起头来,“好呀,多省事。”


 


“咔嚓——”


 


又是一口。


 


“……”


 


“幸平……你还是别开会了,去吃饭吧……”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这么说了。


 


“好!”幸平眼睛一亮,不再给那边说话的机会,干脆利落地合上电脑。


 


 


“师父,我们去餐桌上吃?”


 


“嗯。”


 


——————


 


电脑另一端的众人看着幸平的窗口黑掉都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


 


 


论四宫先生的险恶用心:



  1. 在日本是晚上的情况下秀美食(不能忍啊不能忍)

  2. 坐在旁边听他们开会(试想你知道你同学的家长正看着你和你同学聊天)

  3. 和幸平无耻地秀恩爱(最终达到众人驱逐幸平不让他开会从而和幸平愉快地过二人世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