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小围观群众

【宇龙】相见时难

多情便利店:



*勿上升真人。


*故事属于我,他们很好。


rps.


隔了很久的动笔,谢谢喜欢。



你有他,就有了不折的芯和燃烧的火,你将永远发光。





0.

半夜十二点多,电影频道在循环播放音乐剧,女主穿着明艳的黄色裙子坐在草地上唱歌,没有人去关心电视里到底在播放什么,他撑着枕头,嗓子里黏着没有彻底吞下去的感冒药胶囊,连喝了几口水都没有用,那粒药像是要和他作对一样,不给他舒坦。







床边坐着的人也从一开始挺直的腰板开始歪在床上,他看着他的背影笑。








这场感冒来势汹汹。








拍戏出了一身汗突然进空调房脱了衣服,受了凉不感冒才怪,他没有那个人心里有数,总觉得自己身子骨硬朗,听到了那个人说搭件外套却从来没有付出行动。








助理没有时间,忙着恋爱,他调侃过说可不就是网恋嘛,得到助理的一句话,但总归得要找一个人支撑自己过下去这个日子,他想起了那个女孩和她穿裙子时飘起的裙摆,他的头有些疼,“我晚上能请假吗?”







“今晚没有夜戏。嗯.....我让龙哥照顾你吧。”







算起来他和朱一龙应该算蛮熟的了吧,在大众心里普遍的高冷人设在自己面前很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性格会影响到他,这样最好,让他知道自己在朱一龙那里是特别的存在。







朱一龙进白宇房间的时候看见他靠在窗边抽烟,他在打电话,鼻音听的让人怪难受的,房卡是助理给朱一龙的,怕他敲门白宇睡着了打扰他。白宇没听见身后的脚步身,他对电话那头的人态度有点强硬,朱一龙小心翼翼的站在墙边,他不是有意要去听白宇打电话的内容,他看见白宇叼着烟一丝一丝突出烟。







然后他听见白宇说“我们都得去爱爱的人,这才是对的事。”







白宇挂了电话,把烟按灭,然后迎着旁晚微弱的光芒回头,“哥哥,你来啦。”笑的样子哪里还看得出那个皱眉沉思的样子。朱一龙不怎么看清白宇,那光芒有点刺眼,他只能听见那声哥哥里充满的欢喜,他突然觉得白宇面对自己的时候好像都是这样开心。







朱一龙搓了搓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听你电话的。”







“没事儿。”






白宇翻身上了床,然后他一拍脑子,笑着对朱一龙说“龙哥,能帮我拿一下感冒药吗,在我包里。”朱一龙回了句好,白宇的包里有些乱,拿起感冒药的时候看见了包底的一张纸条,字迹清秀,却被人揉乱了不知道多少回的样子,也没舍得丢掉,上面写着 小宇你要想清楚。






点名道姓。






朱一龙坐在白宇床头看书,他让他坐上床。朱一龙只是摇摇头,“万一你有什么事我好立马去做。”白宇啧了一声,“龙哥,好男人啊。”他笑笑,目光回到书页上,却正好瞄到一句话。







你有他,就有了不折的芯和燃烧的火,你将永远发光。






感冒药起了作用,睡意弥漫,白宇迷迷糊糊的开口喊朱一龙。








“哥哥,我要睡了,你给我说个睡前故事吧。”








“白宇,你多大了。”朱一龙没有把视线从书页上离开。







“哥哥。”白宇这声哥哥听的朱一龙头皮发麻,他被白宇扯去目光,因为感冒白宇的眼里水光闪闪。床头的灯映在白宇眼里,一副要哭的样子,朱一龙叹了口气念起了自己看的书,白宇听了几行摇摇头,不愿意听,“那你想听什么。”






“小孩子睡前都有童话故事,我也要有。”朱一龙无奈的拿手机在搜索框上打下了格林童话几个大字,他用手捂了捂脸,这实在不像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做出来的事情,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宇,念起了格林童话里的第一个故事。







朱一龙的声线有些好听啊,白宇这样想。他微睁眼睛,看了好一会被手机光照着的朱一龙,这个人嘴唇颤动,睫毛偶尔会抖一抖,整个人像是被温柔环抱着,他穿着一件蓝色衬衫,头发没有打理,自然的搭在额前,像一只顺服的小白兔,白宇想起拍戏的时候朱一龙看向他的眼神。







他的眼里盛水。






眼里盛他。













朱一龙突然笑了一下,然后又突然捂住嘴,他看向白宇,听到了白宇平稳的呼吸声,害怕吵醒了他,却不知道装睡的男人被那一笑,呆了神。







01







朱一龙一头黑色的长发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没带面具,还带着妆,他最近有些累。








剧组里有人过生日,导演特意订了一个蛋糕,大家分蛋糕的时候没见朱一龙,白宇给朱一龙切了一块大的,奶油不多,他不是太喜欢这种腻腻的东西。







他在休息室找到朱一龙的,没开大灯,只有一个化妆台前开了灯,整个房间有些暗沉沉的,白宇没坐在沙发上,怕打扰朱一龙休息,他把蛋糕放在桌子上,蹲在朱一龙身旁,他身上有一股香味,冷清。














朱一龙好看。







他还蛮喜欢看他长发的样子,活脱了像个古时大家公子,文弱,最重要的是干净。














他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不温不火的,不是那种在大街上随口都能听到的名字,朱一龙说过其实现在这种状态挺好的,可是哪个演员不愿意活成那个样子,至少他白宇还是挺愿意的,他是有私心的,他想为王。







他羡慕朱一龙身上的那股冷清,这样的干净已经很少有了。















“傻哥哥。”







白宇小声的说了句,他坐在地板上,伸手把朱一龙额前那缕头发小心撩到耳后,却被抓住了手腕,“谁?”朱一龙手劲挺大,白宇皱皱眉没立马把手抽回来,“哥哥,我。”







朱一龙从鼻腔呼出口气,松开白宇手腕,白宇却反过来抓住朱一龙的手,把蛋糕递到他手边,“吃蛋糕。”朱一龙刚醒脑子还不清醒,被塞了蛋糕又不好不吃,拿勺子挖了一块往嘴边送,奶油留在了唇边,吃到了一块菠萝,猛然睁了眼睛,“好酸”














刚睡醒的眼睛朦朦胧胧,看不清眼里的光影,白宇拿起桌子边的可乐递给朱一龙,朱一龙开了瓶盖就喝,他这才想起来这是早上自己喝过的那瓶,喊了声“龙哥。”然后又收了声。







朱一龙一头长发总是垂倒前面,他时不时要撩一下,“龙哥我帮你扎起来吧。”白宇去化妆台上拿了皮筋走到沙发后,撩起长发,朱一龙避开了菠萝又塞了一块蛋糕进嘴里,“你帮别人扎过头发嘛。”







问完这个问题才觉得有点尴尬,朱一龙刚想说别的就听见白宇说,“没有,这是第一次。”







朱一龙吃完蛋糕想把盘子放在桌上,他头不好动只好伸长了胳膊牵动了脖颈,白宇看见朱一龙雪白细长的后颈有些发愣。







然后他俯下身。














讲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后颈。







朱一龙猛然一吸气,捂住了后颈看着白宇,他没说话,只是带着询问的眼神。







白宇突然意识到,他好像一直都在等一个时刻,却也说不来是什么时刻,刚刚吻上朱一龙后颈的时候,他闻到一股雪松的味道,脑子里闪回了那天电话那头女孩的声音,“那就这样吧白宇,谢谢你给的答案。”







“朱一龙,我分手了。”














白宇无厘头说出这句话让朱一龙无措,不知道他这是在为刚刚的行为做解释还是什么,白宇对着朱一龙笑,“对不起,刚刚冒犯了。”












然后他打开门出去了。














朱一龙深呼吸几口,捂住心,太快了。







02







杀青那天整个剧组喝的烂醉,朱一龙不沾酒,坐在白宇身边帮他也不给他多喝。







他们走回片场,白宇一屁股坐在饭店门口,就在沈巍第一次捡到赵云澜的地方,白宇抬眼看朱一龙,“沈教授,我喝醉了。你带我回家吧。”







朱一龙蹲下来,平视白宇的眼睛。













“赵处长,我没空。”












他是开玩笑的,白宇垂下眼睛,抓住了朱一龙的小拇指,“我需要你。”














行吧,他得承认他接受不了白宇的这种语气,会让人想摸摸他的头。







“你知道吗,额,你很干净,你像一张白纸一样,现在这张白纸上写了一些内容,可这不是结局对吧,很少有别人在上面书写故事对吧。”















“我想,关于爱情的那部分,大概,应该,被人书写过吧,可是,额嗯,我想。”







“嗯,你懂的吧。”













朱一龙看着白宇吞吞吐吐的说出一大堆话,有些好笑。















“我不懂。”







“别交给别人,留给我书写吧。”







“唉,白宇,你喝醉了。”














他起身要走,白宇急了,他害怕是自己表达的不清楚,“我喜欢你。朱一龙,我喜欢你。”他拉着朱一龙的手,把他留在原地,朱一龙叹气回过头面对白宇,“白宇,那你呢,你关于爱情的那部分呢。”














“留给你。”







朱一龙咬牙,“你放屁。”白宇舔舔嘴唇,“那你来亲手擦掉。”














朱一龙掰开白宇的手,“我不当坏人。”







这是他们杀青后的最后的一段对话,朱一龙没过几天进组拍戏,白宇这边也同样。














朱一龙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被问到当时怎么不答应了,万一错过了呢,朱一龙只是笑着摇头,“他总得把自己的感情处理好,我不要一团糟的东西,我不要捡来的爱情。”







“他得明白这个,要不,他拿什么爱我。”














镇魂的播出让两个人大火,他们俩又重新聚到了一起。朱一龙说“白宇特别好。”







“小宇他很会调节气氛,有他在还蛮快乐的。”







接到快乐大本营了录制通知的时候白宇才意识到,他是真的火了,他能为王了。







身边粉丝拥挤,她们说着“朱老师在廊桥那边等你。”白宇掏出手机问他“你等我呢?”“嗯你快点。”他笑容扬起下不去,“来了。”朱一龙站在那。














白宇想起了那个站在墙边等自己打电话的朱一龙,他走过去搂过他的肩膀上了飞机。














他想把日子揉碎了。














和他过。
















03














那几天过的如盛世一般。














白宇拉着朱一龙鞠躬致谢,三鞠躬一次比一次深情。







满腔感情倾泻而出,朱一龙红了眼眶,刚刚鞠躬的时候他抓紧了白宇的手腕,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他现在抓紧了身边的这个人,那么未来怎样都可以。














他把那用过期报纸包好的花送给他,野玫瑰上还滴着水。















白宇问他“我现在有机会参与你的人生了吗朱老师。”














朱一龙没抽回搭在白宇手上的手,“白宇,你有点紧张,是吗?”















“那你还不快来抱抱我。”







“我需要你。”














他们抓紧一切时间对对方倾泻感情,他们心里都明白,人生苦短,寻欢作乐才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对象是你话那么这个日子还算甜。














可能过了这段日子后就很难再像现在这样,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带着爱意了。














相见时难。







白宇像一颗子弹,直直的射入朱一龙的心,再也没有这样的他了,此生遇到一个足矣。














拍摄杂志的时候朱一龙定完妆出来找白宇,他好看的弄的白宇只想扒了他的外套,留下属于他的东西,他把朱一龙拉到角落,悄悄的吻上了他的唇,他在书写朱一龙人生中爱情的那部分,覆盖掉了以前上面留下的划痕,还有些烂七八糟的乱线,留下的全是这个叫白宇写下的一字一句。







朱一龙搂着白宇的腰。














他等的够久了,他等到了白宇。







白宇身上古龙香水混着烟味让朱一龙沉溺。







那天早上朱一龙站在阳台抽烟,白宇起来没看见朱一龙的人去找他,看见他站在阳台上,天还没亮,他把朱一龙嘴里的烟拿走叼进自己嘴里,他找朱一龙讨一个吻,朱一龙说了句他去漱口就走去了洗漱间。







白宇心血来潮想留在阳台上看日出。













他看了眼表







“龙哥,你快点儿,要不你就要错过和我在新生太阳下的拥吻了。”







“来了。”







他们带的是情侣戒指,情侣项链,他把手臂自然的搭在他身上。










白宇私底下为朱一龙读过那几段台词。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个两斤,你要?拿去?”













“我要,名山大川我也要。”






“龙哥你太贪心了。”







白宇搂过朱一龙的腰咬他的下唇。







04













想回到1988年,看一看刚出生的你,那时的你像是暗夜里最明亮的星辰,那时的你还不知道在你三十年里的人生里会遇到哪些人,他们一笔一笔书写你的人生经历,在三十岁那年会遇到一个好的机遇,别为了之前的任何不如意难过哭泣,因为三十岁遇到的那个人会弥补之前的一切不愉快,他历尽千帆,疲惫不堪就是为了来到你的面前。













而现在他就站在你的面前。







如果说之前的日子是黑暗世界。







那么他就是那道裂缝。











他迎风。







无法回收的事情让人心甘情愿,我们常用它来衡量值不值得,而我们选择彼此,没有后悔过。







我念你的好。







哪怕相见时难。




end.





【白居/宇龙】〔伪/澜巍澜〕琴上指尖 NC17预警

逸叽叽:

Warning!!!



‼️RPS预警‼️


R18/NC-17


关键词:钢琴play/高潮控制/禁断/羞耻play/恶趣味/蛋糕play/饭桌play


不喜勿入!





走外链{微博}:https://m.weibo.cn/5968550075/4266119307649281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DmAVWju1OFoFNsiU


AO3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39803


一发完(应该!也许!)

无趣的陈同学:

今晚都要不要睡了!
让你体验一下白宇哥哥到底有多撩!
为你一辈子披荆斩棘。
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没有好好学习?